bouquet-691862_960_720.jpg

有一本書,它的開場序是這樣的:

「只要有玫瑰這個名稱,玫瑰便是存在的,
即使沒有人見過玫瑰,或者玫瑰從不曾存在過」

這句話對我而言,既是浪漫也是哲學的。

文章標籤

卡呸醬的腦神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